意境
意境
痛风二 确诊

确诊
回到出租屋,结束了并不愉快的外出,但痛苦不仅没有结束,似乎还在加剧。
都晚上七八点了,医院早就关门了,而且已经痛的无法行走,根本没法去医
院,还是再忍一晚上吧,想着会不会慢慢好点,但情况完全没有好转。痛的
部位主要是脚后跟,看起来毫无外伤的痕迹,没有剧烈运动过,仅仅是步行
的时间长了点,一定不可能骨折吧。
疼痛难忍,无法入眠,只能胡思乱想,想起腰椎间盘突出发作也没有干什么,
只是喝了一杯从云南带回来的咖啡。我并不喝咖啡,想着旅游一趟总要带点
什么,第一次喝,没怎么加糖,苦的要命,但都不及之后的一夜大腿根的剧
痛,第二天去医院一检查,结果是腰间盘突出。而今天又莫名其妙地脚后跟
剧痛,发作的原因优势莫名其妙。
人在急性病发作的时候,总是会思考很多,比如觉得命运不公,比如觉得康
复了一定要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别再糟蹋自己的身体,但往往好点之后,把
遭受痛苦期间的思考和感悟抛到九霄云外。我还没有康复,正在发作,所以
此刻我仍在三省我过去人生中犯下的错误。也许是诚心感动了上天,总算睡
着了,尽管睡得很晚,痛苦也没有消失,但几小时的休息对于恢复精力至关
重要。
第二天我在疼痛中醒来,我休息了几个小时,它却完全不用,一直持续地向
我进攻,撕咬着我的神经,让我移动困难到无心做任何事,只想赶快看医生。
才七点多,住处离公交站几百米的距离,换做平时只要五六分钟,但我已经
完全不能称之为健全人,艰难地向站台挪动,路上的行人匆匆,都赶着要去
上班,没人会在乎我是不是真残疾。到了站台,还要等车,仍然受折磨。走
动的时候,双脚轮替受力,发作的左脚尚可得到一点喘息的机会,站定不动
等车,双脚平衡受力,痛苦愈发加剧了。像在蒸笼一样里的螃蟹只能等死,
我隐隐地忍受着。
车来了,人很多,至少没有我坐的机会,不知路途几何,我还是要继续受苦。
难道年纪轻轻去跟有座的乘客开口讨一张座位吗,虽然在这陌生的城市没人
认识我,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厚脸皮”被熟人看见,可是会有人让座吗,社
会已经形成一个共识只有老人小孩孕妇才能心安理得的找人让座,我符合哪
一条。为了不被“搜索”,还是忍了吧,也没有流血打石膏,人家凭什么相
信我的话。
我在内心已经纠结了万语千言,但是也不会有人察觉到我不适的表情。人们
像鸭子一样麻木地看手机听歌,或者只是呆呆地看着窗外,也不知道有没有
注意到路边的早餐店有个靓丽的女孩。城市很大,人群很挤,哪个人不是一
样被冷漠地对待着,又用冷漠回报这座城市?
公交车走走停停,窗外的风景似乎变了,又似乎似曾相识,只有我的痛苦是
永恒的。我焦虑地想着什么时候到站,不停地看车到哪里了,盘算还有多久。
我终于觉得医院是天堂,而医护人员是天使了,我就在地狱之车里,等待终
点得到天使的解救。前方是天堂,那么在地狱之车受点折磨也就无阻挂齿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也没有等到有个空座,车还是到站了。下车之后,忙问
路人医院的具体方位,这最后的几百米还是要靠自己趟过去。
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我虽只痛苦了不到二十个小时,已然觉得自己
到了雷音寺,医院–我的天堂终于映入了眼帘。可没来得及高兴,挂号窗口
前长长的排队人群一下子让我又失落几分,果然人世间的痛苦很多,天堂的
业务是很忙的。
挂号等待问诊,时间过去了一个世纪吗,我坐在了医生面前,我只能说天使
的确很忙,没有时间说废话,简短地了解完情况后,让我去抽血检查,我担
心是不是骨折想做CT,于是天使就安排了做CT。结束问诊,就又回到一楼
抽血的地方,依然是高效率运作,很快轮到我,人多当然顾不上好好服务,
人命关天,你磨磨唧唧有用吗?抽了血去做CT,CT要被关进一个小屋,操
作者躲在隔壁房间通过玻璃操纵机器,因为没有经验(谁要这种经验),对
医生的指令不是很明确,两三次后,医生的麦克风就传来不耐烦的声音。恩,
别乱想了,医生就是一个职业,碰巧做的事比较有价值,至于医生本人高不
高尚,其实没有什么关联,哪里来的天使,农民负责让全世界吃饱,不也只
是被叫做农民伯伯,根本算不上什么伟大的名词,把医生护士叫做天使,那
对农民也能好点吗?算了,我还要等待医生给我确诊呢,还是没工夫思索谁
的工作更有意义,眼前当然是谁能解除我的病痛,谁就更有意义。
照完CT,已经是十点多了,检查结果还需要等待,我的肚子也早在抗议,是
该吃东西了。可是十点钟是个很尴尬的时间,早餐太晚,都没有什么店开着,
午餐太早,小饭馆们都还没开门。顾不上挑剔,我就选了医院旁边最近的一
家,也顾不上好吃不好吃,饿死鬼容不得嫌弃泔水,吃坏肚子,刚好再进医
院,于是很快解决了一顿饭。在忙的时候,痛苦虽然没有消失,但顾不上关
心,当一切停止了,只剩下等待时,它又像疯狗一样咬着我,等着我,一旦
确诊我有你好看。只好掏出手机,在医院找了个角落等检查报告出来。等待
的时候,看着病人们前仆后继地冲进医院,他们的年纪性别穷富高矮不尽相
同,但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要来医院接受命运的审判,无罪释放是极好
的,罚款警告也还不错,可是死刑和无期也并不稀奇。医生们快速地审判,
病人们或平静接受或暗暗不平或大喊冤屈,同样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依依
暂别还是生离死别无不同步上映。而等待我的是什么呢?我在这么想时,显
示屏出现了我的名字,是的轮到我接受审判了。
没有外力造成的伤害,你的尿酸远远超出正常值,你得了痛风,这是一种富
贵病,痛风往往在节假日会出现爆发,因为很多人会在节假日大吃大喝,食
物里的嘌呤生成尿酸,尿酸在脚底结晶导致疼痛,以后你注意点饮食吧。当
医生的嘴里说出痛风是富贵病时,我感觉被命运无情的嘲弄。在外蹉跎数年,
混的实在不怎么样,平时也没有胡吃海喝,结果因为去外面玩多走了几步,
被确诊得了富贵病。人生给我讲了个黑色幽默。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意境

痛风二 确诊
确诊 回到出租屋,结束了并不愉快的外出,但痛苦不仅没有结束,似乎还在加剧。 都晚上七八点了,医院早就关门了,而且已经痛的无法行走,根本没法去医 院,还是再忍一晚上吧,想着会不…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9-12-30